在一个砸钱的行业中,不能上市的结果就是死掉或者卖掉?创业者应该何时出售公司?中国会不会迎来一次兼并热潮?

在迎向IPO中途,56为何悄然“变脸”?

今年年初,当周娟听到土豆准备上市的消息的时候,她有些着急了。在此之前,优酷已经成功登陆华尔街,如果中国视频行业再出现一家上市公司,毫无疑问,剩下的只能甘做配角。“一个领域顶多有两家上市公司。”这是周娟的一个判断。她创立56网已有6年时间,不想成为行业洗牌之后的“孤家寡人”。

几乎与此同时,陈一舟终于“做成了”一家上市公司,他的人人网需要好的原创视频内容。他问人人网的财务顾问、华兴资本的创始人包凡,有没有可以推荐的目标。同时身为56网融资顾问的包凡当然想到了周娟。

双方用近4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笔8000万美元的消息,用包凡的话说,无论是时机还是价格,这个交易是双方的最佳选择。

当我们在周娟的北京办公室见到她的时候,她即将以人人网高级副总裁的身份走马上任。公司的一场早会安排在我们约定的采访时间之前,以至于她都无法腾出空闲来见早已安排好的专业化妆师。

创始人周娟有着“良好的出身”——网易早期的核心员工,一名互联网老兵。目睹了早期互联网公司的生死沉浮、中国概念股的变幻曲线,她觉得自己“成功的愿望更加强烈了”。

56网深受老牌VC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青睐。创业伊始,周娟就放出豪言,如果有VC能读懂他们,那一定就是红杉。果不其然,红杉闻着味找上了门,连续两轮联合其他VC领投56网。要知道,Sequoia Capital(红杉资本)是视频鼻祖YouTube的风险投资人。在中国,红杉希望自己眼前的这家企业就是美国的YouTube,而且他们的目标很明确——做一家中国视频行业上市公司的案子。

创始人和VC的想法一致,“IPO不是终极目标,但对于公司来说,IPO是证明公司价值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,很多公司都希望以这个为目标,56网肯定也是这样的。”

然而,这一切都随着市场的风云变幻而嘎然而止。周娟的上市计划破灭,VC也没能如愿。值得一提的是,红杉资本在中美两国的视频投资案例均未能上市成功,最终都是以创始人把公司卖掉的方式实现了退出。当然,Youtube的出售价格也足以让投资人获利不菲。

56网前后融资2000多万美元,8000万美元的出售价格显然不算高,这是一个次优选择,还是一次迫不得已的“出售”?

56网创始人周娟

开局

2004年,周娟在为自己寻找创业项目时琢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,“什么是网易短时间内不做的?”彼时,中国互联网企业刚刚在美国资本市场粉墨登场。

之所以锁定视频应用,周娟是这么解释的,“对于上市不久的中国互联网概念股,为了在美国市场获得认可,所以他们的业绩压力比较大。正好碰上SP崩盘,网易算是靠游戏起来了,新浪、搜狐,包括QQ还没有现在的江湖地位。可以说,他们自顾不暇,所以当时不会考虑到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资本做视频。”

请不要把这段话解读为,周娟只想把创业当做“小打小闹”。相反,她是平台型产品的坚定拥护者。她深信,在互联网法则不变的情况下,只有平台型的产品能够产生足够多的用户和流量;有流量就一定能卖广告,有用户就可以做增值服务。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,市场想像空间足够大,成功的价值才会随之变大。当然,周娟从一开始就意识到,未来一定会跟中国的这几大互联网公司同台竞争,包括她的老东家网易。

周娟是丁磊“钦定”的程序员。1994年,周娟考上中国科技大学,毕业后,在合肥当地的一家互联网创业型公司上班。一年后,网易大举北上,扩充北京的力量。踏进网易的大门,周娟正好赶上了团队第二波期权发放。

初到网易,周娟在UI设计部门。两三个月后的一次闲聊中,丁磊得知她是中科大计算机专业毕业的,就说,“你应该写程序啊。”就这样,周娟成了网易历史上第一位女程序员,而且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她被破格提拔负责一个UI设计团队。“当时算是例外,很多人都是经过很长时间才会升到管理层的。”

在网易的六年,可以说是周娟创业前期的基本功锻炼。从丁磊身上学到的东西,至今是她创业的工具箱。比如,关注产品细节和用户体验,这才是决定用户市场规模的核心武器,而不是市场推广这些手段。时至今日,周娟仍坚持,56网最大的优势就是产品和技术。

2005年4月,国内首家基于Flash在线播放方式的56网正式上线。“我们当时的心态很简单,就是抢时间差。如果我们做得足够好,能够迅速做到一个高度的话,一定会有资金进来。”周娟虽然判断大的平台短时间内无暇顾及视频应用,但从长远来看,她知道大家迟早会兵戎相见。

彼时,国内视频市场还处在萌芽期。知道红杉在美国投资了一家叫YouTube的视频网站,周娟就跟团队说了句玩笑话,“如果有谁能在中国快速理解我们这个模式,一定是红杉”。戏剧性的是,创业一年之后,周娟就在广州接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计越的电话。虽然跟红杉谈合作的同时,56网也在接触其他VC,“但我们当时心里已